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四十九章 好多八卦

第四十九章 好多八卦

        哎哟,99娱乐平台:好尴尬呢...

        许仪之心裂成八块,脸上却面无表情。

        檀生冷静地抬头看许仪之,许仪之冷静地低头看檀生。

        二人以诡异且平静的姿态相互对视。

        场面实在太尴尬了。

        雅间风过烛闪,官妈妈鬓发被风吹得贴在脸上,她丝毫不敢动手捞,只能目光幽怨地向谷穗望去,“妈了个巴子,你为啥不锁门呀?”

        “妈了个巴子,我怎么知道有人来呀!”谷穗僵得像根木头,亦用眼神回之。

        官妈妈默默把头回转过来。

        这下好了,优质金龟婿飞走了——哪个男人会娶个一言不合就砍人小叽叽的姑娘!

        风呼啸而过,檀生手一打滑。

        “哎哟!”

        长春老道的高呼长唤打破了一室静谧。

        檀生下意识垂眸去看,却突然被一双手隔空蒙住眼睛。

        “别看”,许仪之轻声附耳道,一手蒙眼,一手将檀生拉起,侧身透过门缝,言简意赅吩咐侍从许百,“封了酒馆,把客人请走,掌柜的店小二一人一百两,告诉他们若透漏半个字,他们从今以后也不用出现在南昌城里了。”

        许百高声应是,透过门缝眼尖看见自家公子哥旁边立着一抹天青色,娉娉婷婷的身影。

        嗷嗷嗷!

        房里是个姑娘!

        他铁定要告诉翁大郎!

        嗷嗷嗷!

        有赏钱!

        嗷嗷嗷!

        还不少!

        许仪之眼神一斜,许百瞬时收起裂开的嘴角“蹬蹬蹬”跑下楼。

        那长春老道还在长呼高叹,许仪之目光下瞥,终于拿下了挡在檀生眼前的手,反手给檀生端了张小兀凳,示意小姑娘坐着。

        “嘴巴给我闭紧点,你命根子暂时尚好。”许仪之声音毫无波澜,一边开口一边三步并两步走到长春老道跟前,拽起那老道的左胳膊猛地向上一提再瞬时猛往下拽!

        “啊!啊!”

        一提一拽,两声惨叫!

        长春老道吊着左胳膊,脸色惨白直冒虚汗,痛得他醉意全消,赶忙低头看裤裆,还好还好!小兄弟尚在!长春道长心往下落,忍痛抬头,见一靛蓝杭绸长衫加身,绿水玉珏悬腰,肤白眉长的贵公子面无表情地站在他眼前。

        一张冷漠脸,和赵家那小贱人他妈的简直如出一辙!

        妈的!

        他今天是犯了太岁吧?

        前有大家闺秀剁人叽叽,后有翩翩公子卸人胳膊!

        什么世道!

        什么世道啊!

        还给不给江湖骗子活路了!

        许仪之双手抱胸,站在檀生身边,看长春老道眼神飘忽不定,语气往下一沉,“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睛给剜出来。”

        “信!信!信!”长春道长诚惶诚恐收回目光。

        南昌府有名的纨绔,他都知道。

        这下手狠辣的纨绔,他还是第一回见。

        商贾之家可用不起这一身衣料!

        这是贡品!

        是承到皇帝老儿跟前的东西!

        这公子哥儿可不是一般的纨绔,那姑娘家不敢下手,不代表这公子哥不敢动手啊!

        弄死他一个云游老道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长春老道摸爬滚打数十载,看得一眼好风向,悬着左胳膊赶紧跪爬到檀生,涕泗横流,“小老儿刚才遭猪油蒙了心,出言不逊!该死!该死!只求大姑娘还念着小老儿的用处,饶了小老儿一命罢!”

        “我没事也不要你命。”檀生语气很淡,“我刚才问你的话,可还记得?”

        “记得记得!”长春老道坑蒙拐骗一辈子也没这么惨过,肿了张猪头脸,悬了只掉胳膊,胯下...湿乎乎的…一身尿骚味,张嘴就道,“四月初四!广阳白氏!我做这人法事做了快十年!”

        “做单还是做双呀?”檀生轻声问。

        做单就是做凶事,断人后嗣子孙。

        做双就是做吉事,供人千秋万代。

        “大姑娘行家!”长春老道咧着一张香肠嘴奉承。

        檀生眼神轻敛,长春老道心念一动,“自是做双…做法事的是位年轻早逝的女子,小老儿我不做损人阴德,断人生路的缺德事。”

        “够了”,檀生话音尚未落地,许仪之自觉性极强地上跨一步,一拉一拽,这次利落地卸了长春老道的右胳膊!

        “把黄符纸放到屋檐瓦下,叫人永世不得超生,这叫不做阴德事!?”檀生猛地起身,手攥成拳,朝许仪之敛眉福礼,语声放缓,“这老道满嘴胡言,口中没一句真话!小女自问道浅行短怕是降不住他!只有劳烦公子将这老道处置了为好!所犯下的杀孽全计在我赵檀生一人头上,若来日黄泉下阎王问,所有的担都由我赵檀生一人来挑!”

        檀生抬步作势欲离。

        这是要狠下杀机了啊!

        长春老道当下扑上前去,伏跪在檀生脚边,高声嚎哭,“我说!我说!做的是凶!是凶!先压墙头,再压屋檐,今次压井盖下!是凶事是凶事!”

        檀生向后一退,轻声问,“还有呢?”

        “还有...还有每年五月二十三,夫人都会叫我拿朱砂画符印在小人身上,再把那小人偶拿到十字路口给烧了!是夫人问我如何做法能叫死人翻不起浪的!这些损阴德的事情都是夫人让我做的!今天也是夫人让我去指认姑娘你身藏不祥的!我…小老儿信道逢道,求大姑娘看在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饶了我一条贱命吧!”长春道长全数吐出,“还有还有!崔佥事家的老太太恨她儿媳生不出儿子,让我合不对八字!张参事家的大奶奶做了个她家妾室的小人,每天扎三次!连…连布政使大人家的夫人也让小的做过法事,是送无法出世的婴灵进八道转轮回的!足足八条婴灵,可见布政使夫人其心之狠!”

        长春道长一口气说了数十件江西官场内宅的秘密。

        檀生顿在原地静静听。

        许仪之也静静听,听着听着,陡生出一个念头,如若把这些消息拿去卖给翁佼…他得赚多少钱呀!

        念头一出,许仪之赶紧摇头。

        真是近朱者赤,近佼者八婆!

        “夫人为什么要做这些法事?”檀生抿唇轻道。

        “我套过这个话!”长春道长对自己套话能力很有信心,“夫人说整夜整夜睡不好!经常梦见有妖孽来找她!她怕妖孽作祟影响到眼下的日子!”

        檀生指甲卡在手掌心里,静默半晌后,快步跨出雅间。

        许仪之斜扫长春道长一眼,看了看赵大姑娘身边那两个凶神恶煞的女人,目测她们值得信赖,“把他捆住,等我的人来。”

        话音刚落便紧跟檀生追去。

        暮色渐深,巷子狭窄,墙角泥泞,一脚踩下溅起一腿脏污的泥水。

        许仪之眼看污水溅起,犹豫片刻,终于皱着眉头踩了下去,紧跟着一脚深一脚浅地追上了快步向出走的檀生,斜瞥一眼,小姑娘双唇紧抿,手捏成拳,步子走得极快。

        “没事了”,许仪之开口,头一回发现自己言辞匮乏,“没事了…”

        许仪之的语气中捎带有他未曾察觉的怜惜。

        “没事了…”许仪之反复这三个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福彩湖北30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5计划跟单软件 广东11选五开奖记录 香港赛马会单双各四肖 二肖中特100%准
极速赛车规律破解 曾道人二肖中特图 极速赛车预测 149期香港六合彩 11选5技巧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特码 浙江12选5开奖结果查询
辽35选7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公式 江苏7位数预测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上海天天彩选4怎么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