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九十一章 暗度陈仓

第九十一章 暗度陈仓

        第九十一章

        满堂静谧。

        李氏满目惊恐,瑟瑟发抖,双腿乱蹬似乎意图将攀在身侧、巴在脚边、藏在身后的脏东西全都推到地缝中永远封存起来。

        平阳县主不由自主地身子向后一靠,争取离李氏更远一点。

        赵老夫人面色沉凝,目光紧紧注视着檀生。

        檀生与之平静对视。

        内堂中,每个人都暗藏着心思。

        许仪之语声凝重,“百闻不如一见,赵大姑娘所言俱是属实。”许仪之抬步阻断赵老夫人对檀生的审视,“这段河岸不太平,来往船只都曾遇到鬼船,每年在此遇难的摆渡人数以百计,对于此,曾在江西提醒按察使司任职的赵显大人应该更清楚吧。”

        赵显莫名其妙被点名,愣了半刻,当即点头应是,“是是是,是没错。这段河岸暗藏礁石,来往船只需多加小心…”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呀。

        李氏虽不讨喜,可到底是赵家的媳妇。

        难道要他承认,是,没错,他媳妇儿是招鬼狂魔吗?

        那他赵家的风水得有多差呀?

        赵老夫人的眼神缓慢移开,笑道,“既是河岸的问题,那过几天势离这个地方后,就会及渐渐变好。到时候叫阿俏给你婶娘再做个法事,安安心。”赵老夫人一边说一边转眸向平阳县主粉饰太平笑道,“阿俏这孩子也不知从哪里学的这些大本事,什么镇宅兽呀、长明灯呀都不用请了。诺,给把粘米给点鸡血就可保家宅平安了呢。”

        你才打了鸡血!

        什么叫给把粘米给点鸡血就可保家宅平安??

        你才打了鸡血!你全家都打了鸡血!

        檀生敛眉浅笑得十足温婉,心里已快骂了三条街。

        这戏结束得太快。

        平阳县主啧啧嘴,再说了些场面话,叫厨房给李氏熬了点儿艾草汤驱邪正阳,再请檀生四处看看做做法事便将这事给轻描淡写地过了。

        一行人陆续出来,李氏寻一无人处,埋首将檀生拉开,语气急促,“阿俏,你老实告诉婶娘,你手上这镯子到底哪儿来的!?”

        这是檀生两世加在一起,头一次离李氏如此近。

        近得能清晰看见李氏眼尾的细纹和眼中的疲惫。

        该!

        活该!

        别人的食物最好吃!

        别人的床最好睡!

        别人的丈夫最好看!

        檀生心中顿生出畅快之意,抿唇笑了笑,语声真挚道,“这是祖母赐下的,长者赐不敢辞,阿俏私心也觉这玉镯太过贵重…”

        李氏瞳孔猛地收缩,连声问道,“你说什么?这是老夫人给的!?”

        檀生点头,“阿俏不敢妄言。”檀生眼神很轻地落在李氏脸上,细细打量,“今日阿俏所说无一不真,婶娘若愿意相信是这河岸的祸事,那便相信好了。”檀生挑唇一笑,“阿俏看婶娘印堂发黑,双目无神,让阿俏来猜猜,婶娘是否近日时常心悸,多梦?”

        李氏惊恐点头。

        檀生极力克制住想挑眉嘲讽的冲动。

        李氏…脑子有毛病吗?

        病急乱投医吗?

        把这种事情,老老实实地告诉她,真的好吗?

        檀生一派风光霁月,“那婶娘还是早日将阿俏说的那番话记在心上吧。这么多…”檀生微微一顿,“这么多挚友跟在婶娘身边,一日两日还好,时日一多,损伤气运是轻,断子绝孙、家破人亡也是有可能的。”

        李氏脸色刷白,“那如何能解?”

        “以命抵命,如若不能,则需婶娘沐浴焚香,每年闭关七七四十九天以祭祀亡灵。”檀生胡诌了个,再福了一福,不欲与其多言,转身离开。

        回到船舱后,檀生想了想,拿出黄符纸来“刷刷”画了几大笔。

        谷穗凑过来,认真地拍巴掌,赞扬道,“姑娘画的这只蛤蟆真是传神!看那眼睛,那嘴巴,那两条蹦跶腿儿…”

        檀生放下笔,面无表情道,“我画的桃花。”

        谷穗:“…”

        “姑娘画的这朵桃花真是传神!看那花瓣,那花蕊,那碧蓝的天!”

        谷穗指的花瓣是刚才那只蛤蟆的眼睛,花蕊是蛤蟆的嘴巴

        桃花表示很受伤。

        檀生面无表情地看了看黄符纸上的那朵畸形的桃花,再抬头看了看谷穗真挚的面庞,看看花再看看她…实在无从得知,谷穗是如何从这旧黄旧黄的草纸上看到了碧蓝的那片天。

        檀生手脚麻利地将符纸折成一团塞进三角符纸中,递给小麦,“把这东西交给小满,告诉她压在枕头下十四天才取出烧掉即可帮她寻得一门好姻缘。”顿了一顿,“请她留意近日夫人给太夫人请安的时间,若是夫人前去给太夫人请安了,请她一定立刻捎信告知我。”

        小麦稳沉地点头,“若小满问起为啥要这么做呢?”

        檀生笑道,“那你就笑笑,然后压低声音说’天机不可泄露’。”

        小麦恍然大悟地重重点头。

        临到傍晚,一个面生的小丫鬟“蹬蹬蹬”地过来敲了三下门见檀生后又红着脸跑走,檀生利索地披了件外衫疾步走向二层。

        赵老夫人的舱房在二层端头。

        如今在船上随伺的丫头婆子少一半。

        檀生都想好了,她就躲在横梁后面,能听到个只言半语都是赚!

        哪知刚一下阶梯就与一团黑影撞了个满怀。

        檀生抬头,见又是许仪之,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年轻的镇国公世子牵起手腕往怀里一带,檀生来不及说话又被他牵着佝身向楼梯间走去,檀生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他往里一塞,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什么鬼!

        檀生下意识地紧紧揪住衣襟,一副视死如归状!

        她知道她美!

        可这也不是许纨绔**大发的理由呀!

        “这船上隔音不好,我若大…”檀生话还没说完,便收到了许仪之满眼的不可置信与面无表情下的嗤笑攻击。

        “既然知道隔音不好,你就小点声。”许仪之声音压得极低,因空间狭窄,似是贴在檀生耳边缓慢吐气。

        檀生当即僵在原地。

        “摸着木板,跟着我一直向前走。”许仪之牵着小姑娘的手,轻声道。

        檀生瞬间面红耳赤,小步小步地跟在许仪之身后,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走了一百零三步,许仪之停了下来,侧身环住檀生。

        空间越发狭小了。

        檀生再蠢也明白这分明是一条暗道!

        由两侧木板夹成的一条暗道!

        木板之间有缝隙,透露出一缕微弱的光亮。

        檀生屏息凝神,透过这个缝隙清晰地看见了李氏与赵老夫人!

        “这条暗道能通向船上的所有舱房!”檀生瞪大眼睛看向许仪之。

        许仪之轻点头,棱角分明的面庞在微光的照射下很漂亮,语气戏谑,“莫非,赵大姑娘以为奉权是要带姑娘来…暗度陈仓?”

        “暗度陈仓”四字一出,99娱乐平台:气氛变得无比暧昧。

        檀生别过脸去,在心里为自己默默打气。

        小兔崽子!

        小兔崽子!

        前世今生加一块儿,你得叫老娘姐姐好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zoushitu 腾讯分分彩官网app 新火娱乐
北京赛车赌单双诀窍 姿彩彩票网 启点平台 快乐十分直播 青海快三电子版
香港黄大仙值得去吗 爱彩人彩票网 黑龙江快乐10分公式 11选五天津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新疆电视台11套直播 香港杂志彩报平特一肖 时时彩五星必中三胆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