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奇迹(上)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奇迹(上)

        一大口苦荞茶刚在舌尖打了个转,便被迅猛吞下。

        檀生红着眼抬头,跟在青书身后规规矩矩埋头往外走。

        青书单手将门帘撩开,诧异地看着这小姑娘眼眶红红的,不由轻声发问,“你怎么了?”

        “我…”

        我被烫着了

        那苦荞茶真的好烫

        檀生正欲开口回答,却见正觉女冠高撩道袍,盘膝席地而坐,面无表情地看向檀生,单手朝下做了个请的姿势。

        檀生赶紧将后语囫囵吞下,老老实实地踱步进里堂,从小案架空层底下摸摸索索出一块凉席垫子,再规规矩矩地埋着头席地而坐。

        这姑娘,现在真是乖得像个鹌鹑

        简直跟将才和赵夫人撒泼打滚,判若两人

        “青书,去门外守着。”正觉女冠轻声发话。

        青书赶忙收回目光,一把放下帘子。

        竹帘倾斜而下。

        室内极简单地摆设着一支榻,一方桌,一只笔洗,三两只毛笔。

        东北角开了一扇窗,用牛皮纸糊成,浅褐色的酸枝梨木别了窗框,隐约能听见窗外小池潭水清凌凌的流水声。

        那支床榻,檀生熟得很。

        每过晌午,檀生都抱着那只雪白雪白、名唤麻将的长毛猫打呼酣睡。

        睡得麻将的白毛上全是她的口水…

        若是麻将先醒就嫌弃地蹬她鼻孔,誓要把她给闹醒

        “咕噜噜噜”

        正觉女冠在煮茶。

        是拿都梁山里的山泉水煮成的。

        香喷喷的。

        正觉女冠眉眼静谧,轻抬手腕拎起小红泥茶壶,给檀生倒了半盏茶汤。

        檀生赶紧强迫自己收回贪恋的目光,规规矩矩地双手捧起抿了一口。

        好喝!

        正觉女冠煮茶喜欢加蜂蜜!

        檀生眼神一亮,再埋头吹了又吹,含了一大口。

        “小道友是怎么知道庚寅房中那堵墙,其实是一卷竹节帘的?”

        正觉女冠语声平和,直截了当。

        檀生一个猝不及防,又…

        又…被烫着了

        檀生艰难吞咽下茶水,红着眼抬起头来,瘪瘪嘴。

        “檀生不仅知道庚寅房里那堵墙其实是卷竹节帘,还知道青书师姐喜欢偷看隔壁山猎户洗澡,还知道观中后院的那棵歪脖子树其实是被雷给劈了,还知道女冠有只猫名唤麻将喜欢宝山寺慧禅师太家的大白很久了…”

        正觉女冠神色平静,99娱乐平台:看不出有丝毫起伏。

        檀生规规矩矩地跪坐在正觉女冠身前,埋着头拿手背抹了把眼角。

        “我还知道咱们观里粮缸下有一个大地窖,里面藏着观里十数年的累积,还能通过地道逃到山下。”

        这是东岳观的机密。

        寻常姑子压根听都没听过。

        这是当时响马来袭,正觉女冠拖住那响马头子,低声让她赶紧自己逃命去。

        这都说出来了,正觉女冠还是没反应。

        檀生余光一瞥,女冠眉目平和,好似仍静待着她往下说。

        早知如此,她就该换一套策略!

        现在好了!

        女冠满脑子都是她撒泼打滚的样子!

        她还怎么装可怜!

        怎么搏疼爱啊!

        以后女冠就只会把她当做最最普通的香客,不对高度设防的香客——毕竟她一来就搅和得东岳观陷入是非

        女冠现在肯定不喜欢她了!

        第一印象固定了,就很难改过来了!

        檀生无法想象,在上辈子给予了她最幸福生活的如母亲一般的正觉女冠把她当做香,当做陌生人!

        檀生越想越伤心,伤心得眼眶发酸。

        她死而复生,还是复活到自己十三岁的时候。

        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恐怕会将她绑起来献给正四处寻道求长生的昭德帝。

        檀生再抬头看了看正觉女冠,熟悉的眉眼和五官透着她不熟悉的神色。

        难不成以后她进东岳观还要拿这么容易被套话的小姑子带进来不成!

        这东岳观可是她的场子啊!

        檀生越想越心酸,仰起头来“哇”地一声就哭出了声。

        “师父不记得我了!”

        “我是合真啊!”

        “是您六年之后会收下的嫡系徒弟啊!您的关门弟子啊!”

        “是师父最喜欢的徒弟啊!”

        最后一句…

        檀生承认,是她私心加上去的。

        檀生哭得抽抽搭搭的,低着头揪着凉席哭。

        她觉得自己像个智障。

        任谁在大街上被人拦下说,我是你的关门弟子,六年后你一定会把我收入师门,大概都会觉得碰见了个智障吧…

        可看见正觉女冠疏远且客气的眼神,檀生感到天都快塌了。

        这世上没有谁少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事儿,可前世的檀生若没有正觉女冠,她活倒是能活下去,可稀饭咸菜是活,煮茶赏花也是活。若非正觉女冠,她不知道她是被需要,可以被爱的,也不知道豁达与懦弱只有一线之隔,更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多可爱的人事物,还有那么多值得喜欢的东西。

        赵显给予了她生命。

        正觉女冠赋予了她尊严。

        她说不清生命与尊严谁更重要,可她知道在她的生命中,正觉女冠比赵显重要。

        檀生仰着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闭着眼睛哭得一抽一搭。

        一个柔软的触感抚上了她的脸庞。

        檀生半眯着眼睛,偷看正觉女冠正拿着丝帕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

        “小姑娘不要多哭。”

        “哭多了,眼睛会坏掉。”

        正觉女冠轻声说。

        檀生一听,眼泪喷涌而出。

        这句话,前世正觉女冠也跟她说过!

        檀生一把扑了过去,把脸蹭在正觉女冠的怀里,眼泪鼻涕全糊到了正觉女冠的道袍上,哭道,“女冠!女冠!师父…”

        檀生一声比一声高。

        正觉女冠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髻,突然感慨,或许无量天尊是真的存在于世的。

        前些时日,她莫名其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朦胧模糊。

        她好像收了一位相貌极美的弟子。

        这位弟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六亲不认七窍生烟,可谓一无是处。

        只有三点好。

        心地好,性情好,样貌好。

        她教得费劲极了。

        八卦玄黄是看不懂的。

        堪舆测字是说不清的。

        糊弄个人,还能一边糊弄一边红脸,实在是砸东岳观的招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北京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甘肃快三 11选5任三万能码 甘肃快3 2018福建省选调生官网
又又色球走势图 平特一肖大公开官网 大红鹰蓝月亮报码室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宁夏11选五5走势图
码报开奖 新内蒙十一选五走势图 901kjcom开奖直播1 彩民乐树图 新疆福利彩票25选7
11选5几点开始 广东36选7好彩一 北京11选5网址 北京快3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开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