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夫唱妇随来杀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夫唱妇随来杀人

        檀生嘴里叼着竹管子,一边害羞,一边紧紧盯着那只汤包。

        许仪之低头再翻翻,翻出一双打磨得很细的竹筷子递到檀生手里。

        “快吃吧。”

        “老板说,凉了有些腻,不好吃。”

        檀生接了过来,一挑破皮儿,里边剩下的汤汁和馅儿便顺着那小褶皱流到了荷叶上。

        许仪之手里捧着那荷叶,朝檀生笑起来,在昏黄月光下少年郎显得好看极了。

        “吃呀。”

        许仪之眉目中似藏有万千星辰,声音和着仲夏夜的风,十分轻柔。

        檀生好像被触到一般,连忙埋下头,认认真真三两口就把汤包吃完了。

        许仪之发现他家阿俏吃饭有个特点,就是一口能塞多少塞多少,直到把自己塞到翻白眼,并且很奇怪的是,饶是这样她的吃相都显得很斯文,嘴里是不会包很多东西的——大概是因为她咀嚼的频率很快,三下两下嚼了之后就给囫囵吞下去了?

        许是在广阳府饿过肚子吧。

        许仪之见檀生吃完了,又从怀里递了一壶塞得紧紧的水壶。

        “泡的玫瑰花,快喝。”

        檀生将木塞打开,看着那口有点犹豫。

        “这水壶是新的。”

        檀生这才仰着头狠狠喝了两口。

        啧啧啧。

        是糖渍玫瑰花。

        甜滋滋的。

        喝在嘴里,口舌留香。

        檀生舔舔嘴角,回味良久。

        “你怎么拜到东岳观门下了呀?”许仪之手反撑在木地板上,目光柔和地注视着檀生。

        “正觉女冠喜欢我,收我当关门弟子。”檀生笑道。

        许仪之沉吟良久,言辞隐晦,“正觉女冠在京中风评甚佳,与那些招摇过市的神棍…不太…一样…”

        简而言之,一个靠真本事吃饭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招摇撞骗的小花瓶?

        檀生没听懂,与有荣焉地点点头,“是啊,师父当然是有真本事的!”

        许仪之:“…”

        算了

        没听懂算了

        姑且以为正觉女冠是看中了他家阿俏的脸吧…

        许仪之再换了个话题,“你叔父把周笃先生给抓了?”

        这么天大的事儿,定京城里必定传遍了。

        檀生再点头,“抓了。”

        “因为他把自己的闺女杀死了?”许仪之语声柔和。

        檀生淡然地开口,“因为他触犯了刑律。”

        檀生再道,“国之所以为国,乃有律法重器,重器不为任何外力所左右。没有一条律法规定周笃可以虐杀亲女,同时也没有任何一条律法规定与人私通需要付出生命,就算是有,也不能动用私刑,无视国法。”

        许仪之眼眸加深,“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是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檀生点头。

        “抛开规矩,你认为周笃有没有错?那位周大姑娘又有没有错?”许仪之沉声道。

        拿这么高深的问题,来问她这个刚吃了汤包的小姑娘真的好吗?

        对于此,檀生想说的倒是有很多,如今面对许仪之,檀生终于开了口。

        “我认为周笃有错,99娱乐平台:周大小姐则大错特错。”

        许仪之挑眉一声“嗯?”

        檀生面容恬淡,丝毫看不出她刚才一个人风卷残云干掉了一个硕大汤包。

        “情窦初开,受人挑撩,实属正常——这世上坏男人总比好女人多。”

        “若周大小姐文能赛青莲居士、武能赛秦良玉,实在不行如正觉女冠一般独身支撑道观,她能想做什么做什么,一个陈郎算什么呀?若她高兴养百八十个陈郎、李郎、段郎都没问题,她名声在外,能自食其力,有足够的资本对抗她的父亲,这一段就只能当做她的风流韵事,又有何妨?”

        “可是她什么也没有。”

        “吃穿用度都在周笃的庇护下,她深知父亲礼教可怕,一旦东窗事发,无论是她,还是她所信赖的陈郎都无法保住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那么她的反抗和叛逆,就注定是一个笑话。”

        许仪之目光愈深。

        他好想给他的姑娘再来上三个汤包!

        檀生背挺得直直的,“刚才我们说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若是自己成了画线的那个人,画方画圆,岂不是自己说了算吗?”

        夜风撩动。

        姑娘脊背笔直,面容圣洁,若是忽略嘴边的那一点没有擦干净的笋干,可谓完美。

        许仪之笑了笑,转头看更漏,便手一撑站了起来,朝檀生处走去。

        正觉女冠给檀生安置了一件最好的厢房,这间厢房有一个极宽大的露台,非常适合檀生行月下剔牙此等雅事。

        亦给了许纨绔活动自如的宽阔空间。

        檀生瞳孔猛然放大,许仪之走近了,弯腰了,脸离她的脸越来越近了。

        檀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许仪之步步紧逼往前推。

        眼看许仪之鼻尖都快凑上小姑娘的鼻子尖儿了。

        许仪之终于停了下来。

        默默抬起手来。

        轻轻掐住檀生的下颌。

        紧跟着,再默默抬起一只手,将檀生唇边的笋干拿了下来

        檀生瞳孔放大再缩小,直到看见了许仪之手上的那块还沾着汁水的亮晶晶的笋干,当即“轰”地一声,浑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都往脑门上顶!

        她还以为许仪之要…要…要…

        结果…只是拿个笋干啊!

        什么鬼!!

        拿个笋干,至于靠这么近吗!

        檀生木愣愣地瞅着许仪之,莫名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许仪之缓缓站直,温声道,“奉权赞同阿俏的每一个字。”

        “只是阿俏需要做好准备,周笃门生众多,他锒铛入狱,必会引发颇多争议。争议一多,反而会将你与赵显推向风口浪尖。”

        “所以,若是阿俏觉得有必要,奉权可以出人出力,帮助阿俏一劳永逸。”

        檀生满脑子都是许仪之刚刚喷喘出的几口粗气,压根没听见这男人说了什么话。

        许仪之提高语调,“嗯”了一声。

        檀生方如梦初醒,慌忙道,“你想暗杀周笃?”

        许仪之点点头,“与其让此事悬而不决,拖垮你和赵显的名声,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周笃人一死,门生们蹦得再厉害,还能起死回生?”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檀生摩挲了下巴,想了想方轻声道,“再等等,会有人先出手的。”

        说完此话。

        檀生就后悔了。

        他们这算什么…

        夫唱妇随,杀人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安徽开奖快三开奖号码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铁算盘马会特码资料 香港赛马会6084 安徽快3开奖结果
一码三肖中特码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神仙居49799两码中特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码报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开奖广东36选7 河南11选5预测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4肖lm0
什么奇公式三码中特 黄金马精准三尾中特 内蒙古11选5人工计划 青海十一选五单双 管家婆平特一肖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