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原来是个反派?(中)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原来是个反派?(中)

        私生子!?

        赵夫人一脸惊悚,她不敢想象一个深闺中长大的姑娘竟然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法,可照这位赵大姑娘之前的表现来看,她更下三滥的手法应该都会!

        老爷爱惜羽毛了一辈子。

        如今惨死,难不成还要让老爷带着污名下阴间?!

        赵夫人登时泪盈余睫。

        “你们不要这样…”赵夫人捂住胸口,无助地哭道。

        檀生嘿嘿笑起来,“若是夫人听话,我们也不想这样。”

        此话一出,檀生突然察觉到,她…是不是拿了话本子里反派的剧本?

        这些话一听就不是根正苗红的小姑娘说的话啊!

        许仪之跟在檀生身边重重点头,以示赞同,丝毫没觉出哪里不对。

        檀生一笑,“周笃先生一生最重名誉,别人的名誉、自己的名誉,他都看得重。若是出现个私生子,哭着喊着要求吃周家的饭、喝周家的水、分周家的家产…那夫人您的日子可就难熬了呢。”檀生抿唇一笑,再说道,“还有更有趣的事情呢…”

        “什么呢?”许仪之极有默契地顺势接腔。

        “万一这私生子的母亲是位红遍定京城的花魁名妓呢?”檀生“啧啧”两声,“周笃先生与娼妓苟合后产下孽种,如今周家恰好没有男丁,这私生子连同生母登堂入室,给夫人敬茶换夫人一声’姐姐’,夫人您说您是应还是不应呢?”

        还有这种操作

        许仪之一副棺材脸,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赵夫人哭嚎道,“你们怎敢!”

        “我们怎么不敢!”檀生声量也提了起来,“人选都找好了,证人也找好了,连周笃先生给娼妓置下的别院地契我们都备好了!就看夫人您是喜欢万花楼的初桃姑娘还是春花胡同里的窦十娘!”

        这些姑娘的名儿…他家阿俏是怎么知道的呀

        许仪之面无表情,心中的惊涛骇浪变成了滔天巨浪。

        檀生眼神一斜,把话抛给许仪之,“咦,初桃姑娘的儿子今年几岁了呀?”

        许仪之训练有素,立刻接话,“快十岁了吧。对上时间,正好够周大人老当益壮。”

        檀生微微一怔,瞥了眼许仪之,心中莫名有点冒火。

        赵夫人紧紧揪住胸口,脑子如同浆糊,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老爷的声誉不能有毁!决计不容有毁!可如今究竟该怎么办!谁能来教教她!若是老爷在,老爷必定知道该怎么办!可老爷去世了呀!老爷已经不在了,如今没有人能护得住她了就像当日她没有办法护住阿容

        赵夫人的眼泪如流水,她不知所措,求救似的看向周妪。

        檀生心里冒火,嘴上便火力全开,“人都死了,若是夫人还让周笃先生带着市井里的纷纷议论下黄泉,夫人百年之后下黄泉或许会落周先生埋怨呢。”顿了一顿,“此事,是我与赵夫人打个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若是赵夫人不答应,我们就一定选个聪明机敏的小少爷和如花似玉的娼妓娘进您周家的门,好让周家的门楣永生不灭。我们必定将此事做得规规矩矩的,不叫夫人操一点心,平白落了个儿子,小辈在此先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了呢。”

        一番话,说得极为阴毒。

        赵夫人胸口发闷发痛,“别说了!别说了!”

        檀生并不理会,缓和了语气,轻声道,“自尽,是保全周笃先生最后的颜面了。一名有骨气的士大夫被下了狱,问了罪,自尽才能赢得尊重,才能让别人高看周家一眼。夫人,您这是在保全您丈夫的尊严呀。”

        赵夫人六神无主,她脑子里的浆糊搅得更加粘稠。

        是啊!

        老爷是在罪诏发下之前死的!

        他不是带着罪孽死的!

        自尽…

        也是保全尊严的一种方式之一…

        既然老爷还没来得及选择这种方式,那么她为人妻室为什么不帮忙善后呢?

        “更何况,当初我答应赵夫人的承诺还算数。”檀生温声轻言,“另外还有一附加条件,若是夫愿意身负高义替周笃先生写下罪己书,小辈便告知夫人一个事涉周先生身死的秘密。”

        还有后手!

        许仪之瞠目结舌!

        他家阿俏每次都能让他更自豪一些!

        虽是坑蒙拐骗,可苏仪之流舌战群儒不也是坑蒙拐骗吗!

        他家阿俏有大才!

        许仪之不知道的是,他家阿俏不仅有大才,还有大财

        一提及承诺,赵夫人泪如雨下。

        如果不写,老爷的死状会被街头巷尾窃窃议论;会有私生子上门认亲;会有娼妓叫她姐姐…

        若是写,这位赵姑娘的承诺还奏效;还能知道一个秘密;老爷是带着尊严自尽,而非惨遭歹人谋害…

        她该怎么选?

        她能怎么选?

        周家已经没有人了!

        没有人再给她们撑腰了!

        天下的读书人除了去赵府堵门,还能做什么?周笃的门生为了一个不得帝宠的老师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赵夫人眼泪静静淌下,淹没在沟壑中。

        “我写…”

        我写还不行吗…

        檀生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拍了拍掌心,官妈妈手端笔墨纸砚入内。

        赵夫人拿着笔,眼泪砸在泛黄的信纸上。

        “清莲,见字如晤…”檀生背过身去,99娱乐平台:一字一句地念,赵夫人一字一句地写。

        “今朝下诏狱,吾无悔,吾师从刘学甫,后从孙道明,通资鉴习百家,知廉耻尚崇德,明道义善功德…容娘一案旧事重提,吾亦无悔矣,只恨吾身负原罪,无颜面先圣,只能够一条白绫终了残生…”

        许仪之颇为惊讶!

        每个人都有行文习惯!

        周笃一代名流,文锋自然自成一派。

        檀生口述的文章,遣句用词实在很像周笃的文风啊!

        檀生念得不快,赵夫人紧抓狼毫笔一边流泪一边书写费了近半个时辰。

        檀生接过那张信纸,一目十行看了下来,笑了笑,“或许要劳烦赵夫人再誊抄一份了。”

        赵夫人面色煞白抬起头来。

        那信纸泛黄。

        透过泛黄的信纸,她能清晰地看到赵家姑娘平淡如古井的眼神。

        那恶魔般的眼神。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18| 11选5分析软件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 11选5任3技巧 新彊25选7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11选五99算法是什么 118kj开奖直播现场 辽宁一建报名现场审核 云南‖选五开奖结果
华东六省15选5开奖结果 快三破译方法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预测 宁夏十一选五 平特肖中二肖赔多少
134jk开奖现场手机报码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表 马会特码资料站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