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仙人跳(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仙人跳(上)

        所以在经历从遥远江岸运到京师的那一船练功朱砂全船覆灭后,昭德帝怒了!

        这河竟然吞老子练功的朱砂!

        吞老子的朱砂就是不想老子寿与天齐!

        其罪当诛!

        可惜犯罪的是一条河。

        没法砍头。

        所以昭德帝像大燕一样,掏空国库,用光人力,加重苛捐杂税——只为了把这河从头到尾翻过来打捞一遍,遇到过不去的河段就把水抽干净…

        檀生私心以为,昭德帝这厮是不是磕丸子磕得脑抽筋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昭德帝此条诏谕一出,如步大燕后尘,搞得天怒人怨,成为压倒大昭的最后一根稻草。

        之后的事,檀生就不知道了。

        因为她成道姑了。

        正觉女冠说这运河地势确实有问题,东低西高象征日薄西山,其间穿九大岳过五大湖,九五九五,九五之尊都被这河穿破心脏了,这个朝廷怎么好得了?

        檀生暗忖,觉得这河也够本了,接连搞死两个皇帝,两个朝代。

        试问,还有哪条河有此殊荣?

        这运河的地势堪舆,以檀生坑蒙拐骗的能力是没法破解的。

        托民间怨声载道的福,檀生还深刻地记得,究竟从这河里挖出了什么。

        “砰哒!”

        一声巨响打断了檀生的思绪。

        官妈妈端着四方桌,脸不红气不喘地问自家姑娘,“咱们把这桌子放哪儿呀!?”

        “就放在我面前。”

        官妈妈放完四方桌又依次将黄铜香炉鼎、蒲团、大檀香烛、活鸡活鸭搬了过来,香炉鼎放在桌子上,半人高的香烛斜靠在桌角旁,蒲团铺在桌前,活鸡活鸭…

        檀生不由自主地蹙眉,99娱乐平台:看了眼那一对肥得屁股挺翘的鸡鸭,有点害怕,“这两只畜生怎么这么肥呀?”

        这么肥...

        还怎么有仪式感啊!

        哪家做法取鸡血,会选一只胖得单手都提不起来的鸡啊!

        关键是,这鸡还生机勃发,斗志昂扬,瘪着一只小鸡嘴妄图啄她!

        所以她是来斗鸡的吗!??

        官妈妈豪爽笑了笑,得意洋洋道,“肥吧?郝大娘特意给我留了只挑了只最肥美的!等咱们取完鸡血,回家妈妈给炒份儿辣子鸡!”

        一点也不专业!

        檀生嫌弃地离那只鸡远点儿,余光中瞥见四下有人逐渐围拢过来,赶忙调整表情,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那等下就劳烦妈妈帮忙添双手,取它鸡冠血三滴。”

        官妈妈效率惊人。

        不一会儿,桌子摆好了,香烛插好了,鸡冠血也取好了。

        檀生面色一变,从袖中抽出一支短桃木剑,向天怒指!

        赵显靠后一站,他能明显觉察到檀生的气势不一样了。

        檀生手执桃木剑在空中虚画三个练笔咒,手一扬将鸡冠血向上一抛,口中高声念道,“角箕之精,甲乙神灵。扬波鼓舞,云雷速兴。井轸之星,丙丁曜灵。稍违吾令,如逆上清。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檀生将桃木剑插入地表,随即顺势盘腿打坐于蒲团之上!

        为了装相,檀生准备的是从东岳观借来的那只青玉蒲团,这蒲团是由一整块青玉打造而成,水头极好,润泽点翠,一看就价值不菲。

        如今檀生有些后悔。

        心中骂了句娘。

        早知道就不带这青玉-蒲团来了!

        膈屁股!

        还不如带个夹棉厚实的棉布蒲团!

        至少她坐着又暖和又舒服!

        相都装了,也只有接着装下去。

        檀生忍住臀部的不适坐在那蒲团上,一坐就是半柱香的时辰。

        “这小姑娘是道姑?”

        “不像不像!”

        百姓们渐渐围拢,声音也逐渐放开,檀生眯着眼打坐,硬撑着不睡过去,百无聊赖中支棱起耳朵听百姓们的交相议论。

        哟。

        还有人看出来她不像个姑子呢!

        真是慧眼如炬!

        檀生支起耳朵听理由。

        “因为她没穿黄道袍,也没穿皂袜!”那人指着檀生肯定道。

        檀生:“….”

        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

        这可真是个不容反驳的理由呢...

        赵显带来的人围在檀生两旁,防止有对道家文化怀揣强烈热爱的百姓打扰檀生作法。可惜人拦得住人,却拦不住声音。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么小个姑娘懂什么法术?这绛河之前也不是没有道法高深的道长高僧来做法平乱…还不是啥用没有?这小姑娘莫不是来骗钱的?”围观群众甲一针见血。

        “你别乱说!这是那刑部官大夫家里头的姑娘!”围观群众乙知道点儿内幕,压低声音,“听说,还被都梁山上东岳观里的正觉女冠看上了眼收做了关门弟子…”

        “这么说还有点本事哟?”

        “有本事又能怎么着?这河邪性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不信这么小一娃娃就能平了这风浪!”

        “我也不信!”

        “我也不信!”

        百姓们纷纷表示自己的观点。

        檀生默不作声地听在耳朵里,在心里默默撇撇嘴。

        幸好这群人没去城里的赌坊下盘口,否则铁定输得衣服都没了!

        风吹疾劲,那半人高的香燃得很快,不到半个时辰就燃掉了一半,落下的灰摊散在香炉鼎和桌子上。

        人越来越多。

        气氛却渐渐从之前的火热变得静谧。

        只闻檀生仰天高喝,身形极快地拿桃木剑从香炉鼎中扬起一抔香灰洒在河中!

        小姑娘身形敏捷,姿态流畅,加之身量纤弱面若粉桃,瞧上去有说不出的好看。

        围观百姓看热闹般不由自主地发出一片叫好声。

        官妈妈有些心动。

        早知如此,她就应该放一个破碗在她家姑娘跟前!

        肉丝再小,也是肉啊!

        檀生一个反身将桃木剑背在身后,转过身来,恰恰好,香烛最后一截香灰掉在了炉鼎之中。

        檀生眼神风轻云淡地从那截香灰上收回,环视一圈后,高声道,“今日,本道已将河中脏物暂时镇住!各位好汉皆为我大昭好儿郎,不知有谁愿意为天下先,下潜河中捞起河岸沉物呢!?”

        还是要下河啊…

        还要空手套白狼从围观群众里面抓壮丁!

        这小姑娘真是不靠谱!

        围观群众默默向后退了一步。

        气氛又沉凝下来。

        檀生眼神再环视一圈。

        赵显手捏得紧紧的。

        若是有人愿意下潜,他的勘探工作又岂会如此被动呢!

        还以为阿俏当真有什么隐秘绝招呢...

        正逢赵显失落之际,有个激奋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我我!我愿意!”

        人群中有人越众而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最准确的平码公式算法 深圳风采单双 三肖中特正版资料大全期期准免费 江苏体育彩票11选五 11选五
36期三半单双中特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鸿海 六合心水底图 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
众彩彩票线路导航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甘肃3d走势图带连线 极速快乐十分工具 hkjc香港赛马会
万豪福彩下载新版 平码三中三一码中特 三合搅珠开奖历史记录 5星转换4星时时彩软件 广东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