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暴击(上)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暴击(上)

        檀生眼眸一垂正好落在袁修挡她去路的那只胳膊上。

        袁修没想到一个小姑娘目光竟也能如此凌厉,一下一下跟针扎在胳膊上似的。

        袁修猛地一缩手,又觉被一小姑娘气势震慑住有些丢面子,眉梢一抬,做一副春江冰融之态,他一向知道自己相貌好,在偌大个定京城里除去那三个,谁人不说他永宁侯世子相貌堂堂,颀身玉立?

        一个翩翩贵公子在静谧的道观中偶遇倾城佳人...

        这岂不是一段极美的佳话?

        美得就跟眼前这位赵姑娘似的。

        袁修眼神贪婪地从檀生脸上一寸一寸地挪过。

        他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

        定京城里那些名声在外的高门贵女,没有一个比赵姑娘漂亮。

        肤白如雪、双眸如星、唇红似绛脂。

        真的美。

        除了脸美,看她身量纤弱,腰肢如拂柳不盈一握,若是掌在手中把玩该当如何魂消肠断...

        袁修喉头一动。

        如果说,男人对女人最大的赞美是欲望的话。

        那么,他如今已跪拜在地,对着赵姑娘唱讴歌了。

        男人的目光有毫不掩饰地贪婪占有。

        “小道长说一说,我可曾说错?”

        正如上辈子。

        前尘旧事,席卷而来。

        去他妈的过路人!

        去他妈的淹没于江水中!

        随着这目光复苏,檀生猛地抬起头来,紧紧盯住袁修面孔,良久之后方突然展眉一笑,“施主有备而来,自是一个字都没说错。”

        袁修得意洋洋,“那你可知本世子是谁?”

        你是不是傻...

        你都说了本世子了...

        这定京城里的世子爷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加上年纪怎么也猜得出来啊…

        檀生轻轻抿了抿唇,四下看了看,庭院中仍旧无人,女人和男人力气悬殊甚远,正面硬扛是扛不住的,袁修其人于男女之事肆无忌惮,上辈子便可见一二,若他当真不管不顾,伤到的只有她自己。

        檀生想了想,面上如常,“看公子面相前庭宽、后庭窄,便可知公子出身富裕,甚至宗族鼎盛已过三代;再看公子眉眼五官逼紫薇离酉礼,可知公子尚武,想必是一位教养极好的名门贵子,公子面上有三窍,主中原南北,中原南北为陈郡,汝南时候袁姓向四周扩散,渐成大族。京中名门贵家姓袁者,公子怕是永宁侯世子吧?”

        一番话恭维帽子戴得高。

        说得袁修脊背一挺,目光炙热。

        走廊中终于有三两个年轻姑子走来。

        檀生移过眼去,漫不经心中话锋一转,“只是观公子嘴角处犯檀宫,许是有桃花债。”

        是犯桃花债啊。

        袁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檀生。

        犯的不就是你这出桃花债吗?

        袁修的眼神让檀生发腻。

        檀生蹙眉躲开,语中带有极度的厌恶,轻轻盯住袁修,“您这出桃花债可不太妙。”

        袁修轻呵一声,不以为然,“如何不妙?”

        这术士骗起人来都是一个套路,欲抑先扬,得先抓住你的眼球才好骗人呀!

        他倒要看看这位赵姑娘能说出个什么道道来。

        袁修神容似带有几分纵容、几分鼓励,眸光柔和得就像三月间的淌进泥地中的细流。

        这幅模样,换个涉世未深的姑娘,还是吃得开的。

        奈何,看在檀生眼里,檀生恶心得想将袁修那双眼泛春光的眼睛给挖下来!

        “天机不可泄露,这个不妙嘛,总是个大事情,若是公子您执迷不悟,这份不妙那可就大了…”檀生顾左右而言他,再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这定京城里都知道,请贫道我算上一卦是三千两银子,做法再加五百两。今日与公子萍水相逢,给公子打个折扣,草草请个一两千两银子即可。”

        钱,还是要赚的。

        这种撞到门口的冤大头兜里的钱,不要都要遭天谴!

        袁修似是没想到檀生会直截了当地要钱。

        如三月般柔和温暖的眼神顿时生硬地转变成了错愕惊诧。

        这姑娘找他要钱!

        她知不知道,她现在应当扑上来啊!

        赵家的门楣能攀上永宁侯府,那才真是祖上烧了高香啊!

        檀生笑道,“若是公子不想拿钱,那就请回吧。无量天尊也不会怪罪,这世上钱财乃身外之物,自然有的人多点儿有的人少点。我们东岳观在这一点上做得极好——贫道给公子指条明路…”檀生手一抬,指了指东北角,“您向东走再往北拐,朝那口枯井走上个四五百步,住在后厢房的姑子现在还没做饭,也能勘吉凶,收您香火钱不多,顶天了五两银子。超过五两,您告诉贫道,都算贫道对不住您。”

        袁修被臊得脸上发红发烫!

        五两银子!

        让他去请全职做饭,兼职算命的老姑子!

        他虽不似镇国公家、泰安大长公主家、翁家那几个纨绔一般打眼,可他也是个纨绔啊!

        纨绔的自尊被伤透了!

        袁修登时从怀里抽了一张银票递到檀生眼前,“三千两!用不着折扣!算吧!”

        还是一样好骗。

        上辈子她怎么就不懂呢?

        别人能把袁修玩弄得团团转。

        那她为啥不能?

        游廊里的那两个小道姑一说一笑越来越近。

        檀生利索地将银票收进袖笼子里,咂咂嘴,仔细打量了袁修几眼,隔了一会儿才开口,“公子您与一位不该有所牵扯的长辈,有不一样的羁绊。”

        檀生此话一出。

        袁修面上登时大变!

        这是绝对的秘密!

        他和婶娘的交合,是绝对没有让其他人知道的!

        这一旦东窗事发,谁他妈还能救他啊!

        婶娘是郡主!

        是被太后及宗室一直看为贞洁毓玉的女子!

        袁修脸色大变,变得一片惨白。

        檀生轻声笑道,“这种羁绊吧,说恶心也恶心,说不恶心也不恶心,只看人怎么看。郡主清白了一辈子要是栽到了这事儿上,那可真是冤枉大了。若是不让人知道,那都好说。这一旦让人发现了,察觉了,您觉得死的人都有谁?”

        他和婶娘当然不会死!

        可他满院子的人,99娱乐平台:婶娘满院子的人却一个也活不成!

        袁修顿时失了同眼前这位美人儿调笑的意思,目光惊惧,张了张口发现舌底发苦发涩。

        死的人,算她一个。

        檀生深以为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撞破了这档子事儿吧…

        可这是第九辈子了!

        你两的肮脏事,休想再牵扯到旁人身上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北京快三历史记录 连码的人民币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单双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十一选五人工计划app 华东15选5走势图 内蒙古新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辽宁35选7中奖情况
建筑行业免费资料下载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彩开奖走势图 平特一肖公式计算软件 波叔一波中特资料
好彩19码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36选7开奖结果 白小姐开奖结果 新疆风采25选7的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