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被人阴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被人阴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碧波楼离杏花胡同不远,吃撑了,檀生与许仪之便预备散步回去。二人一路走一路说话,天南海北无话不谈。

        “北疆漫天飘雪,鞑子攻城,你舅舅应战,哪知白将军甫一出城门便被弓箭射穿了肩胛骨,被死死地钉在了城墙上。”许仪之并不是讲故事的好手,全靠一管声音好听低沉。

        “后来呢?”事关舅舅,檀生连声追问。

        许仪之笑了笑,“后来,你两个表亲就顶到前面冲锋陷阵了,把你舅舅抬了进来,拔箭、止血、包扎…你舅舅醒了第一句话是…”许仪之看了眼檀生,想到当时的情景,心里叹了一句“外甥像舅”,这像倒不是外貌上的像,而是脾性上的像,许仪之提高声音,“你舅舅醒了第一句话是,老子要吃火锅!多放辣子!牛肉片薄点儿!”

        檀生“噗嗤”一声笑出来。

        许仪之一边看着姑娘,一边跟着笑。

        胡同口灯影昏黄,许仪之将姑娘送到门口,赵家门前那两只石狮子镇得斗志昂扬。

        “别想多了,好好睡觉,凡事有我。”

        许仪之收了笑,微微弯腰,好挨姑娘近点。

        檀生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气儿蹭蹭蹭地朝上升,她努力蹩脚且生疏地想将那股气摁下,哪知那气儿越冒越高,把她一张脸蒸得绯红。

        她快熟了。

        可许仪之说,他只是因为平阳县主和翁笺喜欢她,他出于责任感才帮她。

        呸。

        不要脸。

        明明就是喜欢她。

        他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的。

        她又不当真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她看得出来喜欢与责任的区别。

        檀生埋下头,不知该说什么。

        难道要她捅破这层窗户纸?

        站在她的立场,当然没关系啊,无论是一见如故生出万千欢喜心,还是聚沙成塔拢聚深厚感情谊都是生而为人的必经之路,上辈子她福薄,未曾有过深刻体会;可如今,她体会到了,她也愿意为自己名正言顺的情感发声。

        可...

        她好害怕啊。

        檀生一怂,收回脖子,把悬在嘴边的话与试探原封原样地吞咽回去。

        许仪之是不是在逗弄她?

        上辈子在东岳观,青书师姐跟她说过,这定京城里有些纨绔十分喜欢欺骗姑娘们的感情,他们干尽了撩拨之事,可就是不开口也不迎亲,叫姑娘们茶饭不思后他们就功成身退,并将这过程当做谈资告诉其他的纨绔…

        檀生怀疑地抬起头,看了许仪之两眼。

        她不觉着许仪之是这样的纨绔啊!

        许仪之要想撩拨小妹妹,虽没有阿玠小郎君来得顺畅,可也必定不差的。

        实在没必要和她搅和在一块儿!

        这心情,真是左右矛盾。

        无量天尊哟,还是她的仙气不到家。

        檀生低着头东想想西想想,许仪之就站着看姑娘表情变化莫测,压根就不清楚这小姑娘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又交待了两句,如今倒觉得胡七八暴露还算件好事,“你若有事,就让胡七八来找我,不要自己硬扛。”

        檀生点点头。

        “那你快进去吧,我这就走了。”

        檀生点点头。

        “我真的走了。”

        檀生一抬头,却见许仪之还是玉立颀长地背手杵在石狮子旁,赵家灯笼高挂,烛火投射出的暖光笼罩在少年郎玉面长身之外,许仪之眉目如画,笑得清浅,好似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翩翩浊世贵公子。

        许仪之和阿玠的相貌明明不相上下啊…

        大约是月色太撩人。

        檀生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一句话,字不多。

        檀生含在口中百转千回,到底没迈过自己可怜且怯懦的内心,低着头怂怂地转头推门而入,入了大门,檀生后背贴着府门大口喘气,一边喘一边拍胸口。

        太险了。

        她差点就做出告白这样的事儿了。

        要是许仪之大笑说一切都是她误会了该怎么办??

        她这张老脸要往哪里搁啊?

        门房的窗棂缝隙里出现了一双眼睛。

        经过一番谜之凝视,胡七八舔舔笔尖,郑重地记下一笔。

        “大姑娘回府后,因害羞背靠大门,大喘气小半个时辰。”

        许仪之翌日接到胡七八来报,一目十行看到这一条,心“咚咚咚”跳个不停,脸上却面无表情地将本子扔回胡七八,“不要擅自猜测主子的想法。”

        比如这个害羞。

        万一阿俏是欢欣呢!

        那这个害羞的程度不就低了吗!

        又过两日,关于贞贤郡主诊出喜脉的消息沸沸扬扬、甚嚣尘上,一时间演变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大家伙都是背地里说说,谁也不会拿到台面上去问永宁侯府,“诶!你们家寡居的郡主怀孕了你知道不!真的假的?怀的是谁的呀?”

        这问了,不就缺心眼了吗?

        满定京的夫人太太们,哪会缺心眼啊。

        多心眼还差不多。

        甚至有些赌坊十分缺德。

        开始下注赌博。

        赌啥?

        赌,谁是贞贤郡主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你说缺德不缺德!

        缺德不缺德!

        并且这押注范畴之广,上到六十七岁的老侯爷,下到永宁侯府修建花草的十三少年,再到燕郊城外的普济和尚...

        普济和尚一脸发蒙,“???”

        檀生摇摇头,感慨了一会儿世风日下,然后愉快地让官妈妈取出一百两银子押在“永宁侯府世子袁修”身上,官妈妈兴致勃勃地去,摇头叹气地回来,告诉檀生,“咱们押错宝了啦!大家伙都押的是那位世子爷的爹!现任永宁侯!”

        噢!

        檀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贞贤郡主的名声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极为糟糕,这莫名其妙的喜脉叫她莫名其妙地陷入焦躁的状态,而正需要袁修的时候,袁修却避之不及,好似从未与她有过任何交集!

        贞贤郡主知道自己没怀孕!

        因为她娘的,她月事来了!

        可她总不能四处嚷嚷,我月事都来了,我没怀孕吧?!

        那她可真是丢了面子丢里子!

        等她反应过来去寻当初诊断她似是怀有喜脉的几位大夫时,谁知那些大夫早已人去楼空,不见了踪迹。

        之后再去寻大夫前来诊断,得出她未曾有孕的脉像时,大家伙都是一副了然的神色。

        “噢,不就是偷偷摸摸灌了几盅汤药下胎吗?”

        “都懂的~”

        贞贤郡主气得险些将皇帝赐下的白玉如意给砸了。

        她被人阴了。

        贞贤郡主如梦初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重庆时时彩计划 誉鼎国际彩票骗局 江苏快3开奖电视版 福利彩票官网 安徽快三遗漏数据大全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河北排列7网址 大乐透走势 11选五倍投计算器 河北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江西时时彩事件背后 白小姐软件 米博国际光波房 重庆快乐十分奖池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天津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直播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