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美人神棍 > 第两百三十二章 一个球(下)

第两百三十二章 一个球(下)

        【有小宝贝说宫斗了,nonono,檀生才不掺和宫斗,又没银子赚,风险又大】

        窦氏骂得厉害,丝毫不留情面。

        昌盛县主埋头,乖顺听着。

        陈太后倒是有心维护侄孙女,奈何一张脸憋得通红刚一开口便气得“吭吭吭”撕心裂肺地咳起来,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向窦氏,“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理出个名堂来。

        窦氏见状,面容讥诮,“姐姐这么咳嗽可不太好呢。妹妹我出身小户人家,小时候隔壁老妪就是日日咳、夜夜咳,咳来咳去最后也没撑过春天。乡间有句土话叫咳翻棺材盖儿,意思就是咳嗽久治不愈就不要治了,直接翻开棺材盖进去等死得了。”窦球球顿了顿,眼神有意无意捎带上了檀生,笑起来脸上的肉堆到了眼窝,“难道姐姐今儿请来这小道士是来算自己寿数的?”

        我的个天老爷啊。

        要不是这两穿的是上贡素锦,剥了这衣服,拔了这金簪,檀生准以为回到了广安乡下。

        以前她们家隔壁杨大婶和官妈妈隔着栅栏,叉腰对骂,大概也是这幅光景。

        杨大婶骂官妈妈“克夫命”,官妈妈骂杨大婶“吃了屎口臭的穷痨鬼”,杨大婶气得顺手扔簸箕...

        所以,檀生她们家的簸箕永远都用不完...

        世间真奇妙。

        她都混到太极宫了,耳朵边上竟然还是泼妇吵架。

        一个皇贵太妃和一个太后在吵吵。

        檀生木了木,是天下间的女人都一样,还是自己体质特殊,从泼妇堆里出不来啊…

        “可这小道士顶什么用啊?”窦氏见檀生还没反应,再瞥了她一眼,这下瞥清楚了,更生气了,一个道士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好看的女人都是祸害,那些小妖精勾得先帝嫌她不好看,喝醉了睡了她一回就再没第二回,还是天师说她八字好,先帝才给了她个庶妃的名头还把大皇子给她养,好让她的福气帮大皇子镇一镇…陈皇后就长得好看啊,可没福气啊!瘦怏怏的早死鬼...

        一想起前事,窦氏气得更凶,“姐姐找谁不好,找这小道士来算卦?这满定京谁不知道这小道士身上不干净?克死爹娘投奔叔叔没几年,赵家一家被罢官的罢官、流放的流放、横死的横死,没一个周全的!不仅如此,还不知廉耻出庭指正自家叔叔…”窦氏摇头,“啧啧啧,一个家教不好,有娘生无娘教的货色,姐姐也敢往宫里引,也不怕冲了自家风水!”

        一来,这只球骂了昌盛。

        二来,这只求骂了檀生。

        骂她都没关系,骂她“有娘生无娘教”就过分了。

        上一个骂她“有娘生无娘教”的人被悬在了梁上,当了长舌鬼。

        檀生拂尘高高扬起,扬了窦球一鼻子灰。

        窦氏也开始“吭吭”咳了起来。

        “放肆!”

        窦氏身边的双髻宫人怒声斥喝,“皇贵太妃金尊玉体,你岂敢放肆!”

        檀生眼白一抬,“这位姐姐人中冒白疮,近日宜紧闭口舌,忌狗仗人势,违者轻则蹿稀高热,重则偏瘫亡故,还望姐姐三思而言而行。”

        口中虽说不信檀生,可这满定京哪个不晓得赵家出了个活仙姑,大本事!

        那双髻宫人立刻紧紧闭上嘴,不敢再轻易开口!

        窦氏一见气得七窍堵了六窍,还剩一窍在喘气儿。

        谁也没曾料到这小姑子脾性那么大!

        在外头横惯了,到了这宫里头谁也敢怼过去!

        窦氏十几年没受过这鸟气了,可真要她想个什么招来,她也没法子——前半辈子夹着尾巴做人,宫斗厮杀耍心眼,人家都不带她玩;后半辈子背靠昭德帝好乘凉,更不用动心眼了,这宫里头哪个不称赞她一句福气好,别说横着走,她想倒着走、踩着人走都没问题。

        连陈太后都乖乖听她讥讽。

        高淑妃也不敢冲她。

        如今小小一个道姑竟然还敢在她面前别楣头!

        翻了天了还!

        “满口胡话!”窦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宫中岂容你这不清不楚之人玷污!来人!把这道姑给哀家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拖到宫外,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军法也顶天了三十板子。

        这五十大板是想打死人啊。

        昌盛县主猛一抬头,“贵太妃,习道之人难免不沾凡尘俗世的烟火气,不懂规矩冒犯了您,昌盛…代她说声对不住。”

        昌盛县主性情淡泊,自己被指着鼻子指摘都不置一词。

        如今为她抱歉…

        檀生星星眼。

        “修道之人?呵,国师弟子清虚小道长不也是习道修道吗?怎不叫他冒犯冲撞?!”这还是昌盛头一回低头,窦氏得意洋洋,“清虚小道长年岁虽不大,但道术出众。姐姐若是想算卦问道。纵然国师妹妹请不来,清虚小道长妹妹总是请得动的。”

        窦氏一回头却见檀生还杵在原地,身后之人无人敢动,不由气结,“还不快把她拖下去!”

        眼见窦氏身后两个宫人总算鼓足勇气动了,昌盛心下着急,出师未捷身先死事小,一条命交待在这里了才是大事!

        谁知,却见檀生拂尘往手腕一搭,似乎语带嗤笑。

        “敬一道长亲自来,贫道或许还会敬他三分。小小清虚,何足挂齿。我道中人靠本事吃饭,不靠献媚。”

        窦氏信奉清虚。

        一则嘛,是因为清虚是敬一道长,也就是龚国师的嫡传弟子。

        二则嘛,清虚皮相好看,嘴巴甜,常常哄得她高兴。

        如今檀生贬低清虚,窦氏瞬时炸毛。

        “牙尖嘴利,却不见半点本事!”

        檀生却笑,“是不是牙尖嘴利,有没有本事,贵太妃只需将清虚小儿唤至太极宫一试便知。贫道在此以无量天尊立誓,一炷香的时间,贫道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必让那清虚小儿自己认输!”

        昌盛县主眼睛一眯,“不能叫到太极宫。”昌盛抬起头,“太后体虚身弱,今日本就是强打精神。若再起喧嚣,恐怕明日就卧床不起了。”

        卧床不起好啊!

        窦氏张口就想说。

        奈何还是没蠢到这个程度。

        “就定在清风斋如何?”昌盛轻声道。

        清风斋地处中轴线上,内官、宫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窦氏倒是很想让清虚踩着檀生扬名——名正言顺的“清虚道长”总比国师弟子好听吧?

        清风斋人多,自然话传得就快,话传得快,那这名声就扬得快。

        清虚是有真本事的,她见过。

        这一点,她是不憷的。

        窦氏眼神一瞥,想来这貌美姑子也不过是个钻营名利的假货,轮本事一定比不过清虚…

        思量再三,窦氏终于颔默许。

        檀生克制住挑眉的冲动。

        昌盛反应实在太快了!

        今日她入宫原本是要走陈太后的路子,破了陈太后的心结再慢慢在宫中经营名声,99娱乐平台:这路子走得稳可也走得慢,且不说皇帝和这内宫诸人压根就不重视陈太后,就说有敬一道长压着,她这名声再经营能经营到哪里去?别人说起来她永远都是一个后辈,皇帝有如何会重视?

        如今窦氏绿头白眼地闯上来,简直就是瞌睡遇上枕头,给檀生白送了块垫脚石啊!

        檀生在此衷心感谢您及您二大爷一家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2014年7月3日特码生肖 博彩直播吧 爱赢线上娱乐 广西快3现场 天津11选5秘诀
内蒙古时时彩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技巧交流群 白小姐中特 免费 大通彩票官方网址导航
香港赛马会直播现场 福建时时彩开奖规则 六合心水论坛 利来国际真人娱乐ag厅 英雄谷六合心水论坛
上海快三彩票控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计划稳赢手机版 江西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