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重生之绝世武神 > 第一千四十八章 神秘强者震天箭

第一千四十八章 神秘强者震天箭

        第一千四十八章  神秘强者震天箭

        在乱石外面,副宫主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息,和其他地方完全一样,什么所谓的强大存在,根本就是吓唬人的。

        一步跨入乱石区域。

        顿时,一股强大气息扑面而来,让他胆战心惊,如此强大气息即便是他也无法对抗!

        他想要退出去,却被这道气息牢牢锁定,他心里有一种不祥预感,他若是敢后退一步,马上就会死在乱石从中。

        副宫主很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分明连对方的踪迹还没有看到,哪怕对方是一位圣人级别强者,也不可能给他这样恐怖的感觉。

        副宫主试探着伸出一条腿,想要后撤。

        “叮!”一声清脆声响,他身后的一块怪石上插着一支羽箭,羽箭插入怪石内部,箭尾微微打颤。

        副宫主不敢乱动了,这是对方对他的警告,若是再敢后退半步,这一箭就不是射中怪石,肯定是他身上某个致命部位了。

        这一支羽箭出现,空间突然弥漫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杨腾心头突然浮现出淡淡的悲伤感觉,他说不出这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一股巨大悲伤遍布全身,整个人都处于悲伤之中。

        几人当中修为最低的是雷震天,这时候的雷震天已经泪流满面,无法控制的悲伤情绪,让雷震天悲痛不已。

        副宫主神色巨变,他虽然没有像雷震天那样悲痛欲绝,也没有杨腾那样的悲伤,却也感受到一种绝望,甚至不愿继续活下去,想要一头撞死在旁边的巨石上。

        突然,众人面前出现一个修士。

        这个修士全身包裹起来,从头顶到脚跟,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双眼暗淡无神,直勾勾的盯着雷震天!

        “晚辈侯天成拜见前辈,云岭山脉遭此大难,霸天盟攻占云岭山脉,还请晚辈出面化解危机!”侯天成跪在地上,冲着这人磕头不已。

        那个人完全没理会侯天成的话,暗淡无神的双眼始终盯着雷震天。

        雷震天呆呆的看着这个怪人,他心中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却可以肯定,他从未见过这人。

        副宫主在对面偷偷大量这人,实在看不出这人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云岭山脉为何还有这样一个神秘人。

        卓婷云在云岭山脉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却也不清楚禁地之内还有这样一位神秘强者。

        不能再等下去了,副宫主看准时机,确定神秘强者没有关注他,双脚在地面猛然发力,双掌猛然拍向神秘人前胸。

        成败在此一举!

        如果不能打败这个神秘人,霸天盟占据云岭山脉毫无意义。

        “轰!”双掌拍出,两道凌厉掌风拍向神秘人前胸。

        神秘人宛如未见,轻轻一抬手,将副宫主的这两道掌风化解,随手向下拍了一巴掌。

        “嘭!”副宫主身体顿时矮了三分,双脚深深陷入地面之下。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从未听说云岭山脉还有你这样一个强者!”副宫主声音颤抖的问道。

        只是这一掌,他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位神秘强者的对手,对抗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神秘人还是没有理他,伸出手向侯天成。

        侯天成惊讶的看着神秘强者,“前辈,您这是何意。”

        神秘强者指了指一块怪石上那两个血淋淋的字,禁地!

        侯天成顿时恍然大悟,“前辈,不是晚辈要闯入禁地惊扰前辈,实在是云岭山脉遭遇重大危机,师父临走前曾告诉弟子,遇到无法化解的危机,就进入禁地。”

        神秘强者指着禁地两个字,始终不说话。

        侯天成脸色一片惨白,艰难的说道:“前辈,闯入禁地这件事和他们两个无关,是我决定进来的,你要惩处就惩处我吧,还望前辈饶过那个东州修士和震天。”

        杨腾一直没有说话,他在一旁听得有些迷糊,不禁问道:“侯师兄,不是老爷子让你在危难时刻进入禁地么,这位前辈应该是守护云岭山脉的,为何你还要这么说。”

        侯天成一脸的苦涩,“你不知道,随便闯入禁地死罪一条,只有手持掌教信物,才不会死在这里,这是规矩。

        我那里有掌教信物啊,师父临走前并没有把掌教信物交给我。”

        杨腾神色古怪的看着侯天成,手腕一翻,“侯师兄说的掌教信物可是这个。”

        侯天成两眼发直,盯着杨腾手里的那把玉剑,“掌教信物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杨腾无奈的说道:“侯师兄,这也不能怪老爷子,老爷子不确定霸天盟安插在云岭山脉的内鬼是谁,所以就把掌教信物给了我,同时给我制约你们三人的权利,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以有权处死你们。”

        侯天成不可思议的看着杨腾,“你是说,师父他老人家早就知道会有这场变故!”

        杨腾点头道:“老爷子之所以被带人出征,就是为了把霸天盟安插在云岭山脉的内鬼找出来。却没想到你们三人中有两人都是霸天盟的内鬼。”

        侯天成对于师父的怀疑,没有一丝不满,并且还为师父的良苦用心而感到羞愧,师父能够相信杨腾,他却没能听从杨腾的提醒,导致云岭山脉发生这样的变故!

        当然,他也不会想到,师嫂卓婷云居然是霸天盟的人。

        “前辈,这下可以证明我们的身份了吧,对面那人就是霸天盟的副宫主,还请前辈出手击杀那个人,将霸天盟派来的人灭掉,还我云岭山脉一片晴朗天空!”侯天成高声喊道。

        神秘强者步伐有些僵硬,来到杨腾面前,将玉剑拿在手里,神色复杂的看着玉剑,双眼似乎多少有了一丝神采。

        “霸……天……盟,该……死!”神秘强者说话的声音极其嘶哑,只说了这么几个字,就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你到底是什么人!休要在老夫面前装神弄鬼!老夫乃霸天盟北州副宫主,老夫可不怕你!”副宫主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出卖了他,看得出来身体微微颤抖,显示出他此时心中的惧意。

        只见这位神秘强者一张手,插在怪石上的那支长箭飞回到他的手里。

        副宫主见势不妙,转身就要离开禁地。

        “咻!”强烈破空声传来。

        副宫主一声惨叫,羽箭从他的后背穿过,前胸露出锋利箭镞。

        副宫主踉跄向前奔出去几步,艰难的转回身,双眼露出惊恐神色,看着对面这位神秘强者,张着嘴想要说什么。

        最终却没能说出一个字,而后一头倒在地上。

        “张手箭!你是大师兄!”侯天成激动的喊叫着,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神秘强者面前,“大师兄,我是侯天成啊!”

        神秘强者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侯天成,像是在思考什么,却无法想起侯天成是谁。

        侯天成着急了,一把将雷震天拉了过来,“大师兄,他就是你的儿子震天啊!”

        什么!不只是雷震天惊呆了,杨腾也顿时傻眼,侯天成发什么疯!

        都知道雷震天的父亲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死去,正是因为卓婷云的陷害,让他死在了霸天盟手中。

        面前这位神秘强者怎么可能是雷震天的父亲呢!

        “侯师叔!你在说什么!我父亲不是早在我幼年时期就已经去世了么!他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雷震天今天已经遭遇那样的打击,母亲居然是霸天盟的人,并且骂他是孽种,要杀掉他,侯天成又给他找了一个爹!

        这叫什么事啊!

        侯天成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没错,绝对不会错!他就是你爹!张手箭!震天箭!只有你爹才会张手箭!”

        “等一下!”杨腾一把抓住侯天成,“侯师兄,据我所知,震天的父亲不是多年前就在于霸天盟的战斗中遇害了么,你怎么说这位前辈是震天的父亲。”

        侯天成看了一眼对面这位神秘强者,然后说道:“大师兄有一项绝技,就是张手箭,又被称之为震天箭。

        这是当年大师兄在一处秘境内所得到的宝物,无需弯弓搭箭即可射出羽箭。

        天武大陆只有大师兄会这种绝技,99娱乐平台:刚才第一次见到羽箭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是大师兄。

        只是因为当年大师兄已然遇害,我不能肯定而已。

        现在见到羽箭,我确定他就是大师兄,也就是震天的父亲!”侯天成解释道。

        “可是,这又是什么情况。”杨腾万分不解的看着,他实在想不通,面前这位强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只露出一双无神的双眼,谁也无法判断他的身份。

        侯天成放声大笑:“绝对不会错,这就是大师兄。”

        侯天成把雷震天拉到神秘强者面前,“震天,还不赶快叫父亲!”

        雷震天已经被一连串的打击弄懵了,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你真的是我爹?你不是早就死了么!我娘说你当初走上歧途,爷爷亲手将你修为废掉,后来你不幸惨死么。”

        “什么!”侯天成和杨腾同时惊呼一声。

        卓婷云这个狠毒的女人,分明是她亲手害死了雷震天的父亲,居然把这件事栽赃陷害到老爷子雷不凡头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江苏十一选五app 天上人间成功秘诀? 双色球投注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 飞鱼彩票规则
六合彩官网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任选三遗漏 黑龙江36选7
湖北快三一定牛 11选5 直播 大发时时彩彩在线计划 华逸彩票官网 盛世长城做的广告
特码生肖表 优彩彩票app 内蒙古十一选五出的啥 六尾至一尾中特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